中時社論》直接發現金有這麼困難嗎

中時社論》直接發現金有這麼困難嗎

中時社論

由於民意嚴重反彈,自家立委不挺,蔡英文總統又出面干預,行政院只好硬生生來個髮夾彎,取消了五倍券要自付1000元的原始設計,可是仍堅持不直接發現金,要勞民傷財用領券換券等程序折騰老百姓,而行政院長蘇貞昌還傲慢得彷彿錢是從他自己口袋裡掏出來的,高高在上的嘴臉令人作嘔。

施捨小錢卻大費周章

麟洋夺金李佳薇嗨翻

民進黨執政團隊好像活在平行時空,看不見也感覺不到許多基層民衆在3個月的警戒管制下,生活得多麼悽悽慘慘。去年搞出了「三倍券之亂」,民衆對那場折磨記憶猶新,現在又要重施故技推五倍券,要民衆掏1000元換5000振興券,完全不記得去年的罵聲連連。這回連自家綠委也跳出來反對,行政院先是改成不必自付1000的對象擴大到900萬人,以爲這是大施恩惠,民衆應該感恩戴德,結果這種把臺灣一刀切爲兩種待遇的作法引發更大反彈,逼得蔡總統出來喊停,免得其餘1400萬人爆發民怨海嘯。最終蘇貞昌只好妥協,5000元全部由政府給,預算也因此增加200億,總額來到1300億。但既然民衆不必拿1000換5000,還能叫五倍券嗎?

蘇貞昌最根本的問題,是不能苦民所苦,也因此未能急民之急,其他所有問題都衍生自此。首先在經濟上,疫情管制讓很多店家收入消失或大減,房租等開銷卻必須照付;多少民衆失去了工作,一家人勒緊肚皮不知明天怎麼過。很多人去自助餐不敢夾超過100元,把生活開銷減到最低,然後無能爲力地看着帳戶不斷探底。現在警戒降級,是因爲我們處在新變種病毒入侵前的空檔,才能逮着機會喘幾口氣,但例如在KTV等產業上班的人,還是得停工餓肚子。現在很多人的困境,是快活不下去了,不知道明天在哪裡。五倍券1000、500的高面額與不找零,實質上是想逼迫民衆超額消費,這能讓小攤商和口袋見底的人受惠嗎?

民衆現在需要的是應急的錢,三倍券也好五倍券也罷,卻都是要民衆先掏錢,再膨風說成三倍或五倍券,其實政府只出了2千和4千元,紓困還要揩老百姓的油來給自己臉上貼金,行政院發言人羅秉成還好意思說是「參與式經濟」。歐洲國家封城時補助停業員工7、8成薪水,美國直接給低收入民衆約3.5萬臺幣,香港每位成人發3.8萬臺幣,日本發2.8萬臺幣,新加坡給1.2萬,我們小裡小氣施捨個幾千元,卻要在作業程序上大費周章,搞得大家人仰馬翻有意思嗎?

林园凤鼻头遗址开展 新石器时代古物展时代印记

蘇貞昌爲了保住官位

柏谛生技 推6倍浓缩深黑玛卡锭

而且,行政院的態度還很高傲,聲稱之所以不發現金,是怕民衆把錢存起來,就沒有振興經濟的效果了。發個50萬大家還可能存起來慢慢用,纔給個4、5000,你有什麼資格仰着鼻子指導人民該怎麼用錢?政府那些每月薪水準時進帳的高官,能明白很多人得拿5000元再撐一個月嗎?現在大家生吃都不夠了,政府還怕人民拿去曬乾,根本不懂老百姓現在到底在過什麼樣的苦日子。

眼前的當務之急是紓困,也就是發救命錢,還不到振興消費的時候。因爲疫情仍然嚴峻,臺灣雖降爲2級警戒,還是不鼓勵民衆活躍地活動接觸,因爲隨時可能有變異株入侵再爆疫情,這和去年的加零情勢完全不同。所以政府最好的作法,是直接發現金,而且儘量用轉帳的方式處理,省時省事省功夫省了人與人的接觸,還能省下數十億的行政印刷宣傳費用。這些錢都是民脂民膏,蘇貞昌與其花給網軍和側翼搞內宣,不如讓民衆吃自助餐時能給自己多夾塊肉。行政院還想推「數位加碼」,這雖然可行,但會有數位落差問題,如何公平地讓民衆受惠,還需相關單位仔細研究。

政壇揣測蘇貞昌是爲了刷存在感才推五倍券,畢竟防疫光環都在陳時中身上,反中槍彈都被蔡英文撿去,心懷總統夢的他得端出自己的政績,才能保住閣揆位子和鄭文燦世代拚未來。政治人物爲了自己的盤算推政策是常事,但不知民間疾苦還自吹自擂,把人民當成可以隨意玩弄驅使的臣民,就根本是踩着民衆的苦難當舞臺了。

全职家丁 蓝领笑笑生

捷豹空气压缩机 省电又节能

自有房屋独资执业 租金不得列支出